美国情报部门将去政治化?俄媒怎么看

美国情报部门将去政治化?俄媒怎么看

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1月12日刊载题为《前美国驻俄罗斯大使兼职业外交官:拜登中情局局长提名人选知多少》的报道,作者系亚历山大·卡尔波夫和阿廖娜·梅德韦杰娃。美国前驻俄大使威廉·伯恩斯被推举出任中情局局长,文章分析美国对外情报机构将更加关注俄罗斯。全文摘编如下:

美国当选总统乔·拜登推举前驻俄罗斯大使威廉·伯恩斯出任中情局局长。拜登的过渡团队在网站上发布了这则消息。拜登表示,伯恩斯在情报部门应去政治化上与其立场一致。但专家提醒称,伯恩斯在美国国务院工作期间对俄持否定态度,他上任后预计中情局将加强在前苏联地区的活动。

该网站援引拜登的话说:“伯恩斯是模范外交官,数十年来他在国际舞台上积累的经验曾保证公民和国家的安全。他与我一样,深信情报部门应去政治化,献身事业的我国情报工作人员理应得到我们的感谢与尊重。伯恩斯大使带来的学识、周密决策和远见是防患于未然所必要的。在他成为新任中情局局长后,美国人民就可以睡个好觉了。”

报道称,伯恩斯1982年进入外交部工作。他曾担任沃伦·克里斯托弗和马德琳·奥尔布赖特的常务副国务卿。1998年至2001年,任美国驻约旦大使。2001年至2005年,任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。2005年至2008年,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。

该网站指出,伯恩斯三度荣获总统卓越服务奖,以及五角大楼和中情局授予的最高文职荣誉。此外,伯恩斯还是科林·鲍威尔、康多莉扎·赖斯、希拉里·克林顿和约翰·克里的顾问和心腹。他是美国第二位曾任第一副国务卿的职业外交官。伯恩斯2014年离开外交部,随后担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。

《纽约时报》指出,拜登与伯恩斯是旧相识。两人曾在华盛顿一起研究外交问题。

值得指出的是,在担任驻俄大使期间,伯恩斯下大力气限制俄对伊朗、委内瑞拉叙利亚供应武器。维基揭秘网2017年披露了伯恩斯2007年写的信件,令此事浮出水面。他在致华盛顿的一封信中提议,让美国的欧洲盟友和阿拉伯国家加入遏俄军售行动。在另一封信函中伯恩斯表示:“俄海外军售背后隐藏的第三个因素是,俄对美国的自卑心理和被当做全球伙伴严肃对待的渴望。”

报道提到,即便在离开国务院并担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后,伯恩斯仍支持被美国政界普遍接受的对俄指控。伯恩斯2019年在《大西洋》月刊撰文称,希拉里的批评似乎促使弗拉基米尔·普京“干预”美国大选,意在阻挠她成为国家元首。

伯恩斯断言:“希拉里的批评将是普京的‘哭诉’重点并有利于营造敌对氛围,这种不友好直接导致了2016年美国大选遭到不利于希拉里的干预。”

这位外交官表示,普京2016年“看到了向西方国家发起更直接挑战的机会——攻击其民主价值观”。

责编:吴正丹